第1章 朕生来胆小如鼠,不喜说话

作者: 南席|发布时间:2018-08-01 08:01 |字数:2169

在这江湖中,传闻有一至宝,世人皆争夺不休,得此物者,足以匡扶天下正义,成为这大陆的主宰,这宝物便是——美人骨。

其中北冥,西陵,东盛三国彼此压制,却在这几年间,又隐隐升起争斗之意。各国派出广大能人异士,外出云游,意在寻骨。殊不知,这骨竟在女子体内,而非什么刀枪剑戟。

每隔五年,灵山上便会举办一次会议,各国使者此间都会涌上山来,听大师开天眼,定方位。而这一次,据说是大师的座下关门弟子,也就是灵山上的传人来主持。有知情人士透露,此人名唤——阿楼。

而这次定下的地点便是——沧北沙漠。

灵山之巅上,她看着下方的一众人,并没有忘记师父嘱托的事情,便开口问道:“你们其中,谁是北冥皇帝秦御?”

只见下方的众人都齐刷刷的看向了一个地方。偏隅处的石桌前坐着一名藏蓝色衣袍的男子,只是安静的坐着,便有了一种君子端方的感觉。男子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何时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,见那传人也打眼看他,还是站起了身子,然而他的这一起身,却是止不住的咳嗽起来,看起来很是严重,面色也顿时一片惨白。

旁人见他这般羸弱的样子,便不禁私下议论着北冥的事情。而阿楼却是迈着步子走到了他的面前,她敛着眉目,打量着面前的这位皇帝,眉宇间没有帝王的气度,周身也没有皇上的威严,乍放人群里,是如何也看不出他的真实身份的。

然而他看她的时候,那眼神中的深邃与朦胧,却总让阿楼有一种恍惚的感觉,仿佛这人,她看不透丝毫。

“咳咳!大人寻我何事?”他抬起衣袖,轻轻地放在唇边,说话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。

“尊师说欠你份情,便让我来还了!这北冥的帝师之位可有人胜任?”她从始至终都盯着他的眸子看,却是没有任何情绪。

秦御原本是在咳嗽的,冷不丁听到面前之人的声音,顿时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,呛了个满脸红。阿楼见他这般难受,连忙下意识的将手覆在他的肩膀上,然后微动内力,帮他舒缓顽疾,却是在感受到他丹田时,不禁错愕的抬起了眸子,这人,怎么没有一点内力……

好不容易舒缓后,秦御才颤微着睫毛抬头看了她一眼,然后缓慢的摇了摇头。

“那就这么定了,我出任你们北冥的帝师,为期三年!如何?”阿楼双手覆在身后,眸子很是清冷安宁。

“好!”他看着面前噙笑的男子,嘴唇微勾着点下了头。

而就在这时,身后却一片哗然,听着众人的反对声音还有一堆的议论,她直接转过身子,大声说道:“这场中的各位,如有不服者,便让尊师欠下你们一份情!如若能做到这一点,这情我阿楼定当偿还!”

一句话,堵住了所有的嘈杂声音。一个个无奈的低下了头。而阿楼却是眼眸看向了不远处的山峰上,隐约的看见一个灰袍老者后,她轻微的颔首。

这灵山向来是不站队的,所以冷不丁的帮助北冥,难免让其他人心慌起来。下山的马车里,只有秦御和阿楼两个人,秦御坐在对面,温顺的像个姑娘般看书,而她却是在擦拭着手中的匕首,手柄处雕刻着灵山的标志,看起来很是精致。秦御安静又规矩的坐在偏隅处,她却是双腿随意的劈开,微靠在车厢处,说不出的风流恣意。

‘砰!’清脆的一声响起,惊得秦御手中的书卷差点掉在地上。

看着对面明显受惊的男子,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然后语气特别随意的指着男子面前的匕首道:“给你的,拿好了!”

秦御小心翼翼的将那匕首拿在手上,细细的摩挲着刀尖,随后才看向旁边的男子,只见她双手放在自己的双腿上,身体向前倾着,眼神里流露着些许的冷漠。

“谢谢大人!”秦御微微颔首,然后就要将阿楼面前的剑鞘拿来,却是在刚碰到那剑鞘的时候,左手便被她给钳制住,他疑惑的看去,只见她很是清冷的开口:“身为皇帝,你居然没有一点内力?”

看着她的疑惑,秦御很是小家碧玉的张开了双唇:“不可以吗?”

原本以为自己跟的皇帝是个手腕狠辣的主,却没想到竟是这般的小白兔。这让阿楼一时间松了手中的力道,然后直接双腿放在软榻上,将头靠在车窗,双眼闭合假寐。

秦御见她这样的动作,嘴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,然后将那剑鞘拿在手中,将匕首放了进去。期间男子的眼神恢复了清明和深邃,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柔弱……

就在这时,男子那边的车窗被人轻轻敲起,他掀开帘子看了一眼,顿时很是受惊的大喊道:“救命啊!”

这声惊呼让原本熟睡的阿楼顿时睁开了双眼,只见她直接飞起一脚,将那个露出头的老虎给瞪飞出去,随后眉峰挑起的看着身侧的男子,很是烦躁的将他给推到了对面。

“我实在是太怕了,所以才……”秦御这般开口,眼神微有闪躲,看起来很是惊慌,似乎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。而这个时候的阿楼却是颇为无奈的说道:“灵山地势偏僻,多有猛兽。你没有内力,自然害怕,不见怪!”

“主子,书信到了!”这个时候,只见车帘被人拉起,秦御伸手接过,然后骨骼分明的手指打开了信件,只见上面写着寥寥几行‘宰相大人欲行沧北之地!’

“呵呵……他倒是消息灵通!”秦御将其放在小桌子上,完全没有避讳阿楼,却在刚要提笔写字的时候,眼眸顿时划过一抹流光,然后只见他看着阿楼说道:“不知可否请大人给我写个字,我的手发抖!”

说完后,他还煞有其事的将右手抬起来,果真抖得不行。

“好!”阿楼直接拿起笔来,然后没有任何犹豫的帮他在上面写道‘杀!’

就在阿楼的视线刚从纸上收回来的刹那,却是眼前一片迷糊的晕在了桌子上……

阿楼是在皇宫里醒来的,她睁着惺忪的双眸走到了窗边,却是感觉到很是热闹,外面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。

“这是在做什么?”她打开朱门,对门外的小太监问道。

“回帝师大人,是皇上娶亲!”那小太监低垂着脑袋,回答的恭恭敬敬。

  • 暂无相关评论,就等你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