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在他的床上

作者: 茯苓1|发布时间:2018-01-15 14:58 |字数:2036

被灌了大量的酒,走路都发飘的云夜幕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。

酒杯里的红酒全都泼到那人的身上,她的脑子瞬间清醒了几分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!”手足无措的低头后退,云夜幕语气满含慌张,只是还没后退两步,她就一脚踩到自己的裙摆上。

“啊”的尖叫一声,她整个人往后仰去。

被她泼酒的男人见此,立即上前来,然后拥住了她的腰肢,把她搂在怀中。

云夜幕脸颊绯红,眨着眼睛看着自己上方的男人,她一颗心砰砰直跳。

男人长相英俊,五官立体,垂下的眸子,睫毛纤长而卷翘。

静静的凝视着云夜幕,他看着她绯红的脸颊,忽然勾唇浅浅的一笑:“没事吧?”

云夜幕闻言,立即惊醒,赶紧从他怀中挣脱出来,她垂眸,语气紧张的道:“没……没事,你的衣服……”

对方的衣服都被她弄脏了,而且西装看起来价格不菲。

瞧见她对自己那么见外,封渊眸色黯了一下,这才道:“没事。”

“对不起啊。”云夜幕再度道歉,说完,她便端着酒杯跑开了。

今天是韩启俊的生日宴,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在他的生日宴上把红酒泼到客人的身上,回去免不得骂她。

不远处跟人聊天的韩启俊,视线随着云夜幕离开,这才收回。

再看看封渊,他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。

他分明看到是封渊故意撞上去的,原来堂堂封氏总裁,对他的老婆感兴趣。

酒宴在九点半收场,又喝了大量红酒的云夜幕此时晕得不知东南西北。

被人丢在陌生的大床上,穿着薄如蝉翼的云夜幕感觉浑身都热热的。

暖色的灯光照耀在她雪白的肌肤上,薄如蝉翼的睡衣让她既单纯又魅惑。

眯着眼睛看了看这陌生的房间,云夜幕发现,这根本不是她休息的那间房。

想要撑起身子看看这是哪里,然而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。

趴在床上,她轻轻的吸着气,脑子越来越昏沉,她控制不住的还是睡去了。

没一会儿,房门被打开,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走了进来。

云夜幕听到声响,以为是韩启俊,便趴在床上接着睡。

偏着头,她雪白的脖子,就是在对男人无声的邀请。

封渊没料到,她居然会在自己的房里,还在自己的床上!

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床上的女人,封渊的呼吸有点急促。

任何男人,看到女人穿成这样躺在自己的床上,都会有所反应,更何况,这个人还是封渊念想了很多年的人。

终究没控制住,封渊抿着唇来到床边坐下来,他抬手,在云夜幕的脸上轻轻的划过。

“找得你好苦……却没想到,有一天你会以这样美的姿态出现在我的床上,我应该拿你怎么办?”男音低沉性感,带着沙哑,却又温柔至极。

被他触碰的云夜幕忽然缩了缩身子,嘴里低声呢喃:“启俊……不要……”

封渊听到她的话,皱了皱眉,倾下身子,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蛋,低声道:“不要让我从你口中听见别的男人的名字。”

然而睡梦中的云夜幕却并不能听见他的话,而是依旧轻声喊道:“启俊……启俊……”

封渊俊脸上有嫉妒浮起,掐起云夜幕的下巴,他狠狠的吻住她的唇瓣。

云夜幕嘴里的话悉数被他吞咽,紧闭着双眼的封渊并没有看到云夜幕脸上的恐惧跟害怕。

吻了一会儿,睡得迷迷糊糊的云夜幕因为缺氧惊醒,猛地推开封渊,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刚才被自己泼了红酒的男人的房间。

韩启俊后来跟她说了,这个人叫封渊,身世背景强大,但是封渊……刚才对她做什么?!

衣冠楚楚,却对着已婚的女人下手?!

满心的厌恶,云夜幕眼眸里渐渐涌起薄怒。

被推开的封渊瞧着她嗔怒的模样,勾唇邪邪的一笑:“可是你自己穿成这样睡在我床上的。”

涨红着脸的云夜幕被他一提醒,立即看向了自己的身子。

发现自己穿了跟没穿一样,云夜幕脑子所有的思绪被炸成浆糊,手忙脚乱的拉着被子捂住自己,她眼泪控制不住的涌出来:“我没有……我不是这样的人!”

摇着头,她的脸色苍白,表情痛苦而又失望。

肯定是韩启俊,一定是他!

“可事实是,你穿着情趣睡衣,安安稳稳的躺在我的床上,你让我怎么相信你?”封渊没有因为她的难过而心软,依旧冷言冷语的道。

轻易放过,她就不会记着他了,不然怎么会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?

“对不起……求你放过我,我已经嫁人了……”云夜幕垂眸,语气满是哀求,眼泪也从眼眶里大颗大颗的溢出。

封渊听到这个消息,脸顿时冷了几分,语气更是不善的道:“跟韩启俊?!”

那种男人,怎么配拥有她?!

云夜幕点点头,狼狈万分的低着头,她紧紧的咬着唇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韩启俊一直对她不好,可她没想到,他居然会让自己穿成这样睡在别的男人床上!

“呵……”封渊冷笑一声,再次欺近,他的手撑在她的双腿之间,脸上满是寒霜,一字一句的对云夜幕道:“不许为那种人哭,知道么?他不配。”

云夜幕不解,一脸疑惑的看向他,她声音颤抖的道:“求你放了我,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的,求求你了……”

封渊听到她的话,整张脸跟被寒冰覆盖了一样,让人打心底感到发颤。

在云夜幕的面前拨通了电话,封渊起身,来到床头这边坐下来。

云夜幕抓着被子往旁边躲了躲,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靠这么近。

打通了韩启俊的电话,封渊把云夜幕一把拉入自己的怀中。

云夜幕心中惊了一下,忍不住小小的挣扎着,然而封渊的手跟铁臂一样,牢牢的将她禁锢在他宽阔的怀中。

特意放了外音,封渊垂眸看向还在自己怀中不断挣扎的小女人,对电话那边的韩启俊道:“韩老板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吧?”